隠 し金

【onkm】朗读者

*这是一个深夜爬格子,自己都来不及看一遍的笨蛋作者XD
*其实这是某省创新作文大赛的复赛题目,被我拿来捡捡丢到千里之外的小说技能。
*完全清水,八字没有一撇(大概在判卷老师眼里都看不出这两人是要发展什么关系…)
*如果能告诉我哪里写得不好我会很开心的!
( ´ ▽ ` )ノ
以下为正文:
1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现在是凌晨1时,这里是Dear Letter节目,我是朗读者小野……”如同蜜色的香槟酒般甘醇的声音流入话筒,随着电波传入一个个熬夜的少女耳中。这个星期六的夜晚,小野一如既往地来到录音室,举着台本专心朗读。
“这是来自渡边先生的信件…… ”
这个广播节目的宗旨是帮助听众把平日里害羞而无法说出口的情感以朗读信件的形式传递给心上人或是亲人朋友。虽然在深夜播送,但情意满满的台本还是吸引了无数固定听众,当然,这其中也不乏主播小野的功劳。
作为专业学校的毕业生,主播小野深知如何发出自己最动听的声音。他将嗓音略微压低,深吸一口气含在腹中,再开口,香槟色丝绸般华丽而不张扬的嗓音响起,这便是独属于小野的美声了,引得无数少女捧颊赞叹,童话之中的王子应该就是这样的声音吧。
对于各式各样的朗读技巧,小野更是驾轻就熟。“亲爱的绿子:……”这里应该将“亲爱的”放慢,极尽缱绻地咀嚼每一个字。“自从与你相遇,我的世界彻底变了模样。过去的我将自己封锁在与昔日的两位友人共同建造的小世界里,是你牵着我走向阴霾散尽的未来。”强调每一个“你”,想象对面坐着的就是心上人,将满满的爱意含在胸口,娓娓道来二人的故事。“我喜欢你,就像整个宇宙的星星都化作你手中的星球棒棒糖。署名,渡边。”最重要的一句“我喜欢你”是感情蓬勃的爆发。时不时也有这样不明所以的稿件,什么是“星星化作棒棒糖”?小野在心里疑惑,选择用略带俏皮的轻快语气读出这句话。

一天的工作结束,小野关上麦克风,正将台本装进书包,节目的负责人山本先生推门而入。“嘿,小野,今天还是一样深情啊,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和录音室的话筒谈起了恋爱呢!”山本先生一如既往地笑着,即使是深夜1点多也热情充沛。
小野也笑了,任由山本勾肩搭背地一起走出录音室。走到楼梯的拐角处,另一扇录音室的门忽然推开了,神谷背着包出现在门后。“小野君,山本先生,晚上好啊。”神谷笑着打招呼,露出两颗兔子牙。
神谷是和小野同属于DGS电台的另一位主播,比小野稍微年长,算得上是前辈,在星期六的晚上也固定来到录音室录制节目,偶尔和小野碰到。
小野前一秒和山本兴致勃勃地谈论附近的拉面和啤酒,此时却突兀地缄默了。山本倒是若无其事地打招呼:“哟!神谷也工作到这么晚啊。”
就这样,三个人一起走向地下车库。神谷和山本随意地聊天,神谷说道:“最近广播的热度似乎又回升了呢,之前已经被认为是老爷爷老奶奶才听的了,现在年轻的听众越来越多了……小野君,你看到录音室门口的信箱了吗?寄给你的来信都放不下了……小野君?”
小野微微低着头,一语不发,出神地盯着地面瓷砖的花纹,听到神谷反复叫他的名字才回过神,呆楞地应道:“啊,是的,什么?”山本一掌啪地拍在小野背上,疼得小野龇牙,反倒是神谷出言:“山本先生下手不要这么重啊!”山本一副父母埋怨孩子不争气的样子:“唉,小野,你走什么神呢?神谷夸你都没听到!”小野这才抬起头来,瞪圆了又黑又亮的眼睛惊讶又期待地盯着神谷,这次神谷也不好意思了,躲过小野探究的目光,支支吾吾地几乎要开始为自己对小野的赞美辩解。
好在这时三人已经走到了汽车边,习惯开车的神谷独自开车离开,不会开车的小野则例行搭上山本的便车。

2
小野坐在副驾驶座上,安静地看着车窗外五彩的霓虹灯一个接一个地飞驰而过。
“唉——”山本长长的叹息打破了车里片刻的安静。“小野啊——”这几乎是山本的发语词,每当他以前辈的立场向小野提供建议,都会以这句话开头。“你看看你,一到神谷面前就发呆,说话都快结巴了!那些女听众们都说小野的情话那么熟练,谁猜得到在话筒前如鱼得水的小野主播在心上人面前连头都不好意思抬起来呢!”
小野飞快地转头怒视山本,涨红了脸颊想要申辩,张了张嘴却吐不出一个字。
“哦?你想说自己不喜欢神谷?傻子都看出来了好不好!还是说你其实对于情话驾轻就熟?”
小野沉默不语,抿紧了嘴唇,脖子都憋得发红了。
“就像你平时做广播那样不就好了?拿出一点点演技,用你迷人的嗓音向神谷告白?我看他也挺喜欢你呢,装作漫不经心地提起你的粉丝来信,却偷偷地瞟了一眼你的反应。”山本放缓了语气鼓励小野。
“不行,”小野终于开口说道,“广播里的我都是用技巧掩饰感情的不足,我不能这样欺骗神谷桑,我想用自己的本音把自己的感情告诉他。”
“那就这样吧!”山本笑嘻嘻地,“作为你的好兄弟,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就找我,我尽全力帮你!”

3
又是一个星期六,小野把书包丢在录音室角落的转椅,随即脱力似的趴倒在桌子上。
昨晚他辗转难眠,一遍遍修改自己的告白稿。他本是因文字细腻饱受称赞的,改着已涂满黑疙瘩的告白稿却觉得自己的语言凌乱破碎,纷杂的思绪和关于神谷的回忆纠缠成毛线团,朦胧的感情堵在胸口又不知从何说起。
“咚”,录音室的门被轻敲一声,不等小野回应,门外的人便推门而入。
山本轻轻把门关好,对小野眨眨眼睛,神秘兮兮地做了一个OK的手势。小野从桌子上抬起头,扯起嘴角回复了一个微笑,却掩饰不住眼下浓重的黑眼圈和笑容中的勉强和紧张。
“别担心,我约好了神谷今晚工作结束后你们两个见面,一切都会很顺利的!”山本拍拍小野的肩膀安慰他,“不要紧张,我有把握他也对你有好感。”
话音未落,“咚咚咚”,门上接连响了三声便没了动静,似乎是等待录音室里的人允许进入。“进来吧!”山本拔高嗓音向门外喊道。门吱呀一声,推开一条缝,神谷从门后探出一个头。他本身就个子不高,这样看起来更像是小动物一般娇小可爱。
发现录音室里只有山本和小野两个熟人,神谷才迈进录音室,阖上门。“小野君今天有话对我说?”神谷直视小野的眼睛问道。“啊,是…不麻烦的话……”他的注意力被神谷手上的塑料袋吸引住了,那上面印着某著名连锁寿司店的商标。
“这是我顺路买到的……山本告诉我你喜欢吃稻禾寿司……”大概是有些不好意思了,神谷把塑料袋放在桌子上便低着头不再多说,沉默了几秒便借口研究台本离开了。临走时不忘礼数周全地向两人道别:“那么晚上再见。”“嗯,晚上再见。”
神谷离开后,小野愣愣地盯着装有寿司的塑料袋,里面正隐约散发出稻禾寿司油炸豆腐皮的香味。山本似乎也愣住了,难以置信地喃喃道:“我可不记得什么时候告诉过他你喜欢稻禾寿司…而且这家店附近并没有分店吧?想不到神谷是个意外主动的傲娇……?”

4
之后小野都像是漂浮在虚空中,直到工作结束后站在神谷所在的录音室门口才惊醒,清醒地意识到自己接下来就要向神谷告白了。身为一个浪漫主义者,又受到山本的“神谷也喜欢你”言论的洗脑,小野告白的决定多少有些突然,此刻才陷入“万一告白失败,就连朋友也做不成了”的恐慌。
小野站在录音室门外正踌躇着,门却从内侧打开了。神谷穿着件看起来就很柔软的长款帽衫,干干地说了一句“进来吧”。小野则被吓得愣在原地,本就比神谷大得多的眼睛瞪得像金鱼,本搭在门把上的手还僵直在半空。神谷仔仔细细地看他一眼,噗地笑出声,“我可没有脑电波感应系统,门上有磨砂玻璃,我看到一团影子在门外徘徊了好久。”
小野迈进录音室,轻轻关上了门。神谷的笑声缓和了二人之间的气氛,随后例行是要寒暄几句的,两个人意外聊到最近热播的某青春系漫画,你一言我一语地把话题延伸到各自的学生时代:空手道社的热血往事、大学广播电台的听众来信、熬夜通关的电子游戏……
就像玻璃弹珠在木地板上蹦跳,越来越慢一直到静静落在原地,两个人聊着聊着便不出声了,都想起了今天晚上特殊的“约会”不应仅是闲聊而已。
神谷盯着小野,直到小野的脸颊泛红,低下头去,没看到神谷的耳根也泛红,眼光游移到录音室的计时器上。
终于,深吸一口气,小野抬起头直视神谷,神谷也顺着他的目光回望小野。小野开口了,这次不是以广播中完美的声线,而仅是他的本音,夹杂着一丝不平滑的颗粒感,气息轻浅还有些颤抖。
“自从与你相遇之后,虽然进行的都是些笨蛋一样的对话,但我有了和你逐渐亲近的感觉。
“你躺在医院的时候,我甚至没有勇气去看望你,除了在远处祈祷,什么都做不到,我再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现在,能够和你进行傻兮兮的对话的幸福,不可思议的相遇,是用生命书写的命运。能让我真正相信命运的存在的,是与你的相遇。所以我想说的是,从今以后……”
小野看着神谷的表情从最初的紧张变得越来越纠结,鼻尖渗出汗水,嘴唇不断抿紧又放松,心里越发没底,嘴里的话说着说着便停顿下来。又是一片令人窒息的沉默。小野胸口的汗水一颗颗向下流,紧张地想夺门而出。
“我也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听到这句话,小野不可置信地张开嘴,想说什么却吐不出一个字。
“真是的,我是看你卡住了才会这么说的……可不是我想向你告白!”神谷的脸颊通红,傲娇地解释道,“好了,把你没说的那句话说完。”
小野飞快地扑向神谷,收紧双臂搂住神谷的肩膀,轻轻呢喃:“我喜欢你,神谷桑。”
其实他还有一句话没说,“即使反抗也是没用的,因为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命运啊”。

End

【onkm】Can you speak Japanese?

カン ユー スピーク ジャパニーズ
1
手中抚弄着的黑猫突然挣脱,扭头钻进楼房夹缝里。神谷下意识地抚平上衣衣摆,站起身。炫目的日光晃得他眯起本就不大的下垂眼,因为蹲了太久有些头晕目眩。

本是随着旅游团顺着曼哈顿的街道参观的,神谷兴致缺缺,独自一人落在队伍最后。导游口若悬河地说着什么,他根本没听,兀自打量颇为陈旧的房屋、跑步的金发女生长而肌肉发达的腿、嵌在地面中的井盖上的英文。然后他看见蜷缩在商家玻璃橱窗下的黑猫,停下脚步。
比起日本,美国的阳光更加直爽,鲜有树冠遮阳,天空好像也更高。这难为了自带黑衣的猫咪,不得不隔着玻璃蹭商家的空调。
他一向深受小动物们喜爱,在美国也不例外。黑猫的皮毛晒得暖洋洋的,温暖了神谷在自然博物馆里冻得冰冷的手。猫咪也贪恋神谷手上的冷气,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
“気持ちいいでしょ”,神谷掐着鼻音轻轻念叨着。

猫咪跑走之后,神谷沿着街道继续向前走。
旅行团早就不见了踪影,手机在美国拨不通,英语水平只够在日本国内使用。怀着自暴自弃的心情,神谷装作若无其事,拒绝承认自己迷失在异国他乡的事实。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独自旅行真是孤单得令人怜悯吧。旅行团里有情侣、父母孩子,一路上叽叽喳喳欢笑不断。神谷格格不入,到现在也完全厌倦了那个旅行团了。

新人声优神谷,非常悲惨地在新一季的新番中只接到一个炮灰角色,闪电般地完成了无关紧要的工作。“要有丰富的人生阅历才能更好地完成工作”,某个监督皱着眉头说。
父母担心他消沉,平时傲娇的弟弟都忍不住出言安慰。这样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吧,这样想着,神谷答应去美国旅游,还欺骗家人,说自己会和同为新人声优的朋友一同前往。
实际他从进入青二以来,一个朋友都没有。

陌生的街道,陌生的语言,这样一直走下去会发生什么?
不想回日本,不想做声优,也再也不想面对家人担忧的目光了。
神谷沿着曼哈顿的街道继续向前走。

2
神谷局促地站在曼哈顿某个老旧的住宅楼里,看着年轻人一一拉动壁灯的吊绳。昏黄的灯光逐渐填满深香槟色房间的角落,给年轻人蓬松的黑发嵌上金色的光圈。
就在神谷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的时候,年轻人转过身,面对他站定:“我叫小野大辅,今年20岁。”

天将下雨之时,小野迎面向神谷走来。
神谷的晴男力难得地背叛了他。流落异国又淋一场雨,实在是再惨不过了。神谷这样想着,却看到前方不远处,虽然五官稍显深邃,但确实像是个日本人,沉沉地低着头带着雷雨将至的低压迎面走来。
“カン ユー スピーク ジャパニーズ……?”神谷急急迎去,问到。

神谷不是个神经大条的人,不会因为同为日本人而信任一个陌生人。鬼使神差地,这次神谷却跟随小野绕进错综的小巷子里小野的住处。

“神谷さん先联系导游吧”,小野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他,拨号页面已经打开了。神谷一向谨慎,虽然手机无法拨号还是保存了导游的手机号。
电话对面导游估计被吓坏了,此刻松了口气也怒气冲冠,又碍于神谷是顾客不好发作。给别人带来这么大的麻烦,实在是不符合神谷一贯尽力周全的作风。最终与导游和旅行社协商的结果是明日神谷直接到下榻的旅馆汇合,今晚的住宿则由神谷自己负责了。

“神谷さん睡在这张床上吧。”小野狭窄的房间角落里有一张小床,其余的家具只有窄小的沙发、一套老旧的木质桌椅和一台国际旅行箱大的冰箱,地板书桌却堆满了复古录音机、玻璃杯、金属项链、孔雀羽毛等等风格各异的杂物。
“不用加敬称了,而且我睡沙发就好。”毕竟是接受小野的帮助,神谷不好意思鸠占鹊巢。
“神谷さん更年长吧。”刚才小野询问了神谷的年龄。说着,小野停止收拾床铺和杂物的动作,眼光直直射向神谷眼中。这时神谷才意识到,是自己自我意识过剩了。对于小野,带陌生人回住处也不是安全的行为。

为了显示自己并非不怀好意,神谷刻意坦荡地迎向小野的目光。
“个子挺高。”神谷想。
壁灯橘黄的光芒斜射在小野身上,“ハンサム”,神谷的脑海被这个词占据。
同为日本人,小野却有相对高挑的身高和宽阔的肩膀,五官也不似神谷的小眼睛小鼻子小嘴,更加深邃而富有立体感。神谷看着他的大眼睛,面孔稍显稚嫩却紧绷着,嘴唇抿成一条线。
神谷顺应了小野的安排。

3
不知道是半夜几点,还未倒过时差的神谷睁开眼睛,发现挂有复古的厚重窗帘的房间并非漆黑一片。循着光亮,神谷看到窗帘被掀开了一角,小野坐在窗前的地毯上微仰头对窗外发呆。
神谷的动作引起了小野的注意。“时差?”“嗯。”闭着眼睛酝酿睡意,无果,神谷下床,“可以坐在你旁边吗?”“嗯。”

空气微冷,月光清凉地洒在地板上。神谷坐在小野身侧半步之外,学着他的样子向窗外看去。
一轮圆月挂在天边,一盏昏暗的灯光闪烁不定,再无他物。
小野一言不发,像是完全忽略了神谷的存在。看腻了窗外静止的景象,神谷转过头去看小野。
清冷月光的照射下,小野的长睫毛在脸上投下一片斑驳的阴影,虹膜颜色稍浅,清澈的眼睛盯着莫名的远方出神。漫长的沉默之中,神谷盯着小野不时颤动的睫毛投下的阴影,越发生出对这个高深莫测的年轻人的好奇。

“神谷さん是做什么的?”小野维持着原先的姿势打破沉默。
“声优。”“啊,声优啊。”“惊讶吗?声音不是很好听吧。倒是你,声音好听得浪费。”
“你呢?“神谷顺势问道。“导演系的学生。”小野回答。
“原来如此…导演很厉害呐。”“不,我成为不了导演吧。”
二人归于寂静,片刻之后,小野若有所思地开口:“我拍的电影总是被教授骂,说根本不明白…我大概不适合做导演吧。声优…也许倒是个选择呢。”
“你拍的是什么?”神谷打量着一屋凌乱的物什,好奇道。
“鸟之梦。”小野回答。
怪不得教授说不行,听起来就过于小众,神谷想。
“也许我停止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倒是可以拍出不错的电影吧……”
“不,”神谷在这个夜晚首次用声优的快语速肯定地说:“不要停止比较好。”
“为什么?”小野将目光从清冷的窗外移开,第二次探究一般紧紧盯住神谷的脸。
神谷被小野过分认真的眼神盯得紧张,清清嗓子整理思绪,开口道:“虽然我这个刚认识你一个下午的陌生人这样说显得太自以为是,但我觉得小野くん是非常有趣的人。不要放弃你的想法,不论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现实的还是天马行空的,我想那一定都是不可思议的,只有小野くん才能想出的。”
忽然意识到自己仅凭这个陌生人的脸、气质和房间摆设就对他作出了这么高的评价,神谷有些不好意思,避开小野的目光,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向窗外。闪烁的路灯依旧静静立着,遥远的天边微微泛起光芒。
“黎明一定会到来的。”神谷轻声说道。

沉默再次弥漫在整个房间。神谷尴尬地不知所措,用余光看待小野仍旧盯着自己,但似乎已经陷入他自己的思绪中。神谷僵坐着,暗暗埋怨自己突然说出这样意味不明的话,“黎明一定会到来的”是什么意思?这种文艺地酸掉牙的话怎么会出自他口中?完全像是面前这个拍着名为“鸟之梦”的电影、住在复古公寓里、与孔雀羽毛和复古录音机为伴的文学男才会说出的话吧!
“……神谷さん明天要赶去宾馆呢,睡吧。”小野终于回过神来。
像是得到了赦免,神谷应声便急急爬回被子,本以为要清醒着躺到早上,却不知不觉睡着了。

4
「想いを止めるな 朝は来る」
「この部屋で見た 夢を忘れない」
耳机里传来后辈的歌声,神谷不厌其烦地感叹到:“真是好听得浪费。”
推开录音室的门,后辈背对门口,坐在一如既往的座位上。听到开门声,小野转过头,大眼睛里闪烁着笑意。
“おはよう、神谷さん。”他说。
2016.12.18 01:08完

里程碑

今天的我,终于开发了子博客技能。

这里曾经有292篇文章存在,如今却空空了。
2017.2.19